同心县租房

达日县问答

93岁抗战老兵张道干

泗洪93岁抗战老兵张道干70多年来一直珍藏着三块银元,那是当初他的革命领路人为他留下的。在和党组织失去联系后,为了重新找回自己的党员身份,老人开始了漫长而艰辛的寻找。几个月前他终于和当年一起并肩作战的老大姐联系上了,逝去的历史渐渐清晰起来,老人多年的心愿得以实现。

“谢谢大家!这么多年,党还没有忘记我!”25日上午10时许,在泗洪县界集镇杜墩村村部,当泗洪县委组织部部长范德珩为93岁抗战老兵张道干佩戴上党徽后,老人颤巍巍地站起身,举起右手,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为了这一刻,老人等了70年。

扬子晚报全媒体记者高峰文/摄

盼了70年

重温入党誓词

老兵泪洒当场

25日上午10时许,在泗洪县界集镇杜墩村村部,当泗洪县委常委、组织部长范德珩向93岁的抗战老兵张道干赠送党章、党员证,并现场为其佩戴党徽时,老人站起身,两眼含泪行了个军礼,“谢谢大家,这么多年,党还没有忘记我!”

而在此前的18日,宿迁市委常委会专门对恢复张道干党籍的事宜进行了研究和讨论,所有常委一致同意恢复他的党籍,并认定其入党时间为1942年12月,党龄连续计算。为了一个人恢复党籍,通过市委常委会研究讨论的,这在该市还是第一次。“老人家,您这么多年,一直如此坚定党的信仰,是我们大家学习的榜样!”当天上午,前来传达市委关于恢复张道干党籍批复文件的宿迁市委组织部副部长张卫东,紧紧地握着张道干的手,并把党籍证明交给张道干。

“我志愿加入中国共产党,拥护党的纲领,遵守党的章程,履行党员义务……”在恢复党籍后,张道干跟着村支部书记王凯和本村30名党员,面对党旗,举起拳头,重温入党誓词。此刻,张道干的思绪似乎回到了70多年前,在那个日寇汉奸猖獗的年代,他入党时只能在心里默默宣誓,身边的亲人甚至连老母亲都不敢告诉。

找了70年

烽火岁月中,他失去了与党组织的联系

张道干老人出生于1923年10月,虽然已是93岁高龄,但精神矍铄,思维清晰,只是稍有些耳背。张道干祖上都是银匠,老人从小就跟着家里人学手艺。

1942年,村子里来了一个鞋子系带子的年轻人马振藻,跟着彭雪枫一起到当地开辟敌后抗日根据地。马振藻通过与张道干经常聊天,了解到他爷爷的爷爷奶奶都被土匪杀害了,自己也差一点被汉奸活埋了。几经接触,马振藻觉得他没有文化,又对鬼子和汉奸有着莫大的仇恨,于是开始考验他,让他送情报,带着他走上了革命的道路。

当年秋天,在马振藻介绍下,19岁的张道干秘密加入了地下党。“他教我打枪,躲炮弹,比如炮弹来了,不能向两边躲着跑,要迎着炮弹跑。看着手榴弹扔到面前,伸手够不着,就伸脚一踢,就能踢跑了……”在张道干的心中,马振藻不仅是个好人,更是一个大英雄,“没有他教我,我也不会从战场上活下来。”

那时,张道干经常和武工队一起到屠园、仓集、临河一带破坏敌人的交通线。马振藻的爱人杨美田有几次女扮男装,和他一道工作。抗战后期,由于形势需要,马振藻和爱人杨美田到最艰苦的地方屠园、洋河一带去开辟新的根据地了。当张道干依依不舍跟马振藻道别时,马振藻还安慰他说:“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等鬼子投降了,我们再相聚!”没想到那次分别,竟成了两人之间的永别。1946年秋,张道干所在的党支部遭到敌人破坏。为了保护党员安全,有关党员组织关系的材料被销毁。从此,张道干失去了和党组织的联系。

七十年了,他希望在有生之年找到入党介绍人

战争结束后,张道干复员回到老家务农种田,成为了一位普通的农民,由于他公私分明,被生产队委任为大队粮食保管员。这一干就是30多年。然而,张道干心中一直有个未了的心愿:想恢复自己的党员身份。他找过当年的党小组长,找过几任村支部书记,还找过镇上领导,但是大家谁也无法证明他的党员身份。

无望之际,有人跟他说:你不是有入党介绍人吗,他肯定能给你证明。于是,张道干开始到处寻找一位叫“马振藻”的人。这些年,他和家人四处打听,问遍了方圆几十公里内村庄的老人。

后来,有了网络,张绍宝的孩子就开始上网发消息帮爷爷寻找。去年,泗洪当地新四军研究会主办的杂志《湖畔风雷》刊登了一篇张道干老人寻找当年入党介绍人文章,恰好这篇文章被马振藻的家人看到了。几经联系,张道干终于和马振藻的爱人杨美田联系上了,而马振藻本人已于二十多年前去世。当张道干看到了电视上马振藻和杨美田的照片时,他忍不住哭了起来,“他们是我走上革命的引路人,是老首长,也是我的大哥哥、大姐姐。我已经是九十多岁的人了,要是还能见到还健在的杨美田大姐一面,我就是死了也能闭上眼了。”当远在河南的94岁的杨美田听说张道干还活着时,心情很是激动,“如果有机会与生死与共的老战友再见上一面,该多好呀!”

今年7月中旬,通过央视《等着我》栏目,张道干和马振藻的妻子杨美田相聚在北京,这两位分别70多年的战友终于重逢。年迈的张道干老人上身穿着军衣,看着迎面走来的杨美田老人,张道干举起右手敬了个军礼。张道干老人,当场老泪纵横:“老大姐,我总算找到你们了!总算找到组织了!我满足了……”

时隔70多年音貌大改,当初并肩作战的两个老战友,再次见面都已不认得对方了。但杨美田老人的儿子马希林还记得,父亲以前提起住在一个银匠家,这个家以前是大户,后来没落了,对汉奸有仇恨,所以发展这家小伙递送情报。杨美田老人回忆起当年在张道干家乡一带,宣传抗日,发动群众,就住在一个银匠家。

守了70年

三块银元战乱时都不肯花

精心保管终交还老大姐

在张道干老人和杨美田老人相见时,张道干一个上衣口袋里装着一个白色布袋,里面是上有“中华民国十年造”字样的三块银元。这三块银元,老人珍藏了70多年。而跟老人在一起生活了几十年的侄子张绍宝,也直到几个月前才知道,原来穷了一辈子的大伯还保存着一份特殊的财产——3块银元。

马振藻当年住在张道干家中时,虽然张道干家很穷,但在马振藻每次带着武工队夜间外出时,张道干的母亲总会做些小黍米小黍窝头,让他们带着路上做干粮。后来,马振藻临走之前,留下了三块银元,一是算作伙食费,二是看他家穷,补贴他家生活。

战争时期,张道干家即便穷得吃不上饭,也始终坚持珍藏着那三枚银元。张道干认为,他是一名共产党员,马振藻夫妇是为了革命抗战打鬼子,才来到他家的,在这里吃住是应该的,不能要钱,有机会一定得归还他们。那三块银元,成了他的心事和念想,更见证了他们深厚的战友情!老人把银元埋在床底下,“等找着马振藻了,我就还给他”。今年7月,老人终于联系上了马振藻的爱人杨美田。张家人在老人屋里找了大半天,才找出那3块被层层油纸包裹的银元。

找到银元后,张道干对侄子张绍宝说,这都是党的钱,不能乱用,要还回去。70多年前的银元交到了老姐姐手中,张道干70多年的心愿终于实现了。

达日县问答

最新文章
推荐内容